中国共产党百年伟业,这四大功勋人物,奠定了中国照明产业百年辉煌!


中国共产党百年伟业,这四大功勋人物,奠定了中国照明产业百年辉煌!

 

 

 

 

2021年,一个特殊的年份,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。于照明行业而言,也是中国照明工业的百年诞辰。


0到1的跨越,总是异常艰难。

 

你知道吗?100年前,是谁研制出我国第一只国产白炽灯泡,揭开了我国百年照明工业史的序章?

 

你知道吗?面对西方的技术封锁,是谁解决了荧光灯制造中最为核心关键的荧光粉技术?又是谁研制出我国第一根国产钨丝,不让灯泡生产被外国卡住脖子?

 

你知道吗?是谁创办了我国第一个电光源实验室,推动中国照明产业走向世界,成立目前国内唯一一个高等院校光源与工程系?

 

筚路蓝缕,以启山林。一大批照明前辈呕心沥血,废寝忘食,“忘我”、“无我”的科学钻研精神,突破一道道技术难关,填补了中国照明产业的诸多空白。


在这极具历史意义的一刻,也许,我们更应该以一种崇敬的心情,来纪念百年照明工业史上那些功勋卓著的奠基人物。

 

 

胡西园,实业家、发明家、工程师,被誉为“中国灯泡之父”、“中国照明电器工业的开拓者”。

 

1920年,刚从浙江高等工业学校毕业的胡西园,放弃一切谋生和就业的机会,在市场上搜购旧材料、旧设备,腾出家里的一间房子做实验室,立志要制造出中国人自己的电灯泡。

 

在当时,电光源是一门新兴的科学技术,制造工艺比较复杂,国内亦缺乏相关技术资料。电灯泡的试制过程,充满了无数的失败和挫折,灯泡走气、漏电、断丝、断芯,或者是裂壳、烧毁,有时还会发生爆炸。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,1921年4月,胡西园和南洋公学的周志廉、南洋路矿学校钟训贤等人(周、钟两人另有他职,进行业余协助),终于研制出我国第一只国产灯泡,从此打破了洋货一统天下的局面。

 

▲1928年亚浦耳全体同仁暨职工合影

 

1923年,胡西园创办中国第一家灯泡厂———中国亚浦耳灯泡厂。亚浦耳,取“亚司令”、“飞利浦”两大外国名牌灯泡的首尾,有揽跨超越之意,并勉励自己将来要执电灯泡工业之牛耳。在那个时局动荡的年代,胡西园领导亚浦耳在外国资本、官僚资本的倾轧夹缝中艰难求生。他心怀实业报国的朴素理想,物美价廉的“亚浦耳”灯泡行销于市,风行国内外,而他本人也成了近代中国电器业之泰斗,世界电器业的著名人物。


解放前夕,胡西园拒绝去台。公私合营后,亚浦耳更名为上海亚明灯泡厂。胡西园一生拒绝做官,专心致志搞实业。他不置房产,几乎把所有的钱都用于扩大生产和科研开发。他常说:“我之所以搞电光源,是为了填补中国这方面的空白。再有,人的目光要远大。虽然在农村和许多小城市还没有用上电灯,但中国是一个四亿人口的大国,随着国家的发展,对电光源的需求肯定会越来越大。”因此,胡西园一生很少涉及其它行业。

 

 

上世纪30年代末期,吴祖垲了解到美国已经发明了荧光灯,发光效率是白炽灯的5-6倍,寿命为白炽灯的6倍,由此对日光灯产生了浓厚兴趣。


尽管手头上没有试制荧光粉的任何资料,但研究还是从一只美国进口的荧光灯开始了。在无数次失败与试验下,吴祖垲首先试制成了硅酸锌:锰荧光粉,并把它涂在866汞汽整流管的玻壳内。这根玻管在工作时成功发出了绿光。接着,他又试制出了另一些荧光粉,涂在玻壳内后,先后发出了不同颜色的光。


1943年冬,吴祖垲试制出中国第一支日光色荧光灯的雏形。不过,当时样品的发光效率和寿命还存在很多问题。


解放后,吴祖垲先后担任南京电照厂副厂长、厂长、总工程师等职。那时,荧光灯的技术和原材料,特别是关键材料荧光粉,全都垄断在西方世界。在西方的技术封锁下,荧光灯和荧光粉的研究工作也迫在眉睫。

 

▲1951年吴祖垲(居中)在南京灯泡厂

 

在吴祖垲的组织和带领下,1951年,南京电照厂用小电炉、玻璃陶器和常用化学药剂,在非常简陋的条件下建立了我国第一个荧光粉实验室,开始用土法提取荧光粉的实验,并同步开展荧光灯的试制工作。1952年6月的一个深夜,首批国产日光色荧光灯终于诞生了。


吴祖垲主持和参与了中国第一只日光灯的诞生。他早年与鲍友恭写的《日光灯制造基础》被视为中国日光灯工业的奠基之作。吴祖垲由此也被誉为“中国荧光灯之父”。

 

 

1953年9月26日,上海灯泡厂工程师郑良永、乌奉先、朱昌白等人试制成功第一根国产钨丝。

 

钨丝、钼丝、双金属(镍、铜)导丝(又称“杜美丝”),被称为电灯泡灵魂三丝。我国是产钨大国,在上世纪20年代,钨产量就占世界总量的85%以上。

 

国民政府时期,政府只管大量廉价出口钨砂,每吨2000银元,但细如发丝的进口钨丝却每公尺以美金计。不能自制钨丝的照明工业,无异于被他人扼住了脖子。解放后,西方对我国采取敌对政策,实行“禁运”和技术封锁,中断钨丝供应。我国灯泡生产陷入困境。

 

1951年4月,华东工业部向上海灯泡厂下达试制国产钨丝的任务。上海灯泡厂成立以钨钼材料专家郑良永为首的试制小组,从钨砂矿冶炼提纯开始进行研究。在一无资料二无设备的条件下,1952年11月,郑良永团队用黑钨矿和白钨矿制取二氧化钨成功,纯度99.9%。

 

▲郑良永(左)在第一根国产钨丝研制成功后合影

 

1953年9月26日,第一根国产灯用钨丝诞生,直径0.18毫米。用该钨丝,制成了国内第一只220伏/500瓦灯泡,从而结束了我国灯泡心脏———钨丝长期依赖进口的局面。

 

五十年代中后期,出于核弹事业的需要,郑良永转而从事分离铀同位素高速离心机等任务,此后便与照明行业关联不大。然而,他对国产钨丝研发的突出贡献,我们应当铭记。

 

 

上世纪60年代初,蔡祖泉创建了我国第一个电光源实验室,开始了该领域的系统研究。1963年,蔡祖泉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只高压汞灯;1964年,研制成功我国1000瓦卤钨灯,此后又相继研制出脉冲氙灯、氢弧灯、氪光普灯、超高压强氙灯、充碘石英钨丝灯、超高压强汞灯等10余类照明光源和仪器光源,填补了我国诸多电光源技术的空白,大大缩短了与国际上的差距。


改革开放后,蔡祖泉教授的科研工作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时期。除了继续进行科研工作、参与国内外学术交流和指导外,他还针对现代化经济发展的需要,在成功研制新光源的基础上,更加注重二次开发———工程化开发的研究,使科研成果迅速转化为生产力。


同时,他提议在复旦大学设立光源与照明工程系,更加注重电光源人才的培养和薪火相传1978年,以蔡祖泉教授为所长的复旦大学电光源研究所正式成立。1984年,以电光源研究所为依托,复旦大学光源与工程系成立。它们为整个照明行业输送了众多研究成果和专业人才,贡献不可忽视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后记:

 

清末的状元实业家张謇曾言:“天之生人,与草木无异。若遗留一二有用事业,与草木同生,却不与草木同腐也。”今天,这些前辈音容虽已作古,但我们仍享受着他们在照明领域的延绵福泽。

 

当回顾这百年照明工业的崛起时,我们应献上一份发自心底的尊重与敬仰。然而,我们更应当做的是,以先辈不畏艰险、奋斗不息之精神,让中国照明产业在新的征程里,实现核心技术的突破,完成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的跨越!

 

一代照明人,有一代照明人的责任。